wite白

夢境記錄-2017/6/24-夜

大家全部都圍在一間有兩個門的房間,門分別為前面與後門,而後門被房裡的人鎖起來了,只剩下前門。

由於夢境的開頭太突然了,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,四周的人我很陌生,但我卻知道他們是誰也叫得出名字,應該說夢裡的我認識他們,而“我”並不熟悉他們。

我不知道我要幹嘛,也不知道我為什麼也在圍觀……我很迷茫的時候,一道聲音說『鑰匙不是在在你手上,去做你該做的事情』這種沒有從任何方向傳來的聲音很不可思議,看看四周只有自己聽的到。

不明白他要我做什麼,也不知道鑰匙是否是要開被鎖住的後門?不知道。

但我下意識覺得鑰匙對房間內的人很重要,也不能在外面這些圍觀群眾隨意拿出鑰匙,我從人群走出直接開了前門進去,過程我聽到議論越來越大聲,是在說我吧。

房間內沒有外表看到的那麼大,裡面有很多小孩子和一個唯一的大人。

然後我拿出鑰匙往地上一丟,不知名材質的鑰匙碎了,這舉動不是我做出來的…或許很搞笑,但是這身體自我意識動起來的,我頭腦很混亂,然後我聽到背後的前門“喀”的鎖起來了。

裡面的人很憤怒的看著我,大概是生氣我把鑰匙摔碎了吧。

「你這個惡魔,你身為貝魯耶不知道,這間房間可是……」他後面說了什麼?

我開始恍神,沒辦法集中自己的精神,連雙眼對焦看著與自己說話的那個唯一的大人,也無法。

「…………身為貝魯耶沒有義務………相信……」

最後一句,我聽到自己開口的聲音,但已經模糊到斷斷續續。

等我可以集中意識的時候,我已經坐在電腦前面,一如往常的。

一如往常?

然後我就驚醒了,夢境記得非常清楚也覺得莫名其妙的。

评论

© wite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